太湖的西岸,有座美丽的小城,而今我们叫他宜兴。宜兴的红茶、竹林、陶器都是极有名的,我们如今到那里去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看这些。

太湖的西岸,有座美丽的小城,而今我们叫他宜兴。宜兴的红茶、竹林、陶器都是极有名的,我们如今到那里去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看这些。

然大家所不知的是,其实宜兴很久以前叫做阳羡,为何会改作这个名,与三国时代东吴的一位猛将有着直接的关联。

《三国演义》第九十六回,说的是东吴的鄱阳太守周鲂,派人密言七事、诈降曹休,诱其率军接应。曹休起初也不敢深信,觉得这事有点蹊跷,周鲂大哭之下用剑割发掷于地,才得曹休信任。结果被陆逊等大败。周鲂在事后也被封爵关内侯。

这里大家有点疑问,剪个头发,曹休就会相信,拔牙岂不是更好?其实有句古话,叫做: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,孝之始也。”古代汉人是不剪头发的,只有荆楚、南越一带的少数民族,才会身刺花纹、截短头发,所以这是汉人与越人的一个明显区别。

而这里司马要和大家聊的这位猛将,便是周鲂之子周处。

陶器艺人制作龙的形象

周处这个人,打小就以力气大而闻名,喜欢骑着马儿在田野里跑,这个自然是很受大家厌恶的,因为大家都指望着田里的收获,问题是谁也招惹不起他,于是就有了后面的故事。

周处问家乡父老,当下政通人和,你们干嘛苦着脸,一副不开心的样子?

大家都不敢说话,有个老大爷豁出去,说了一句:“因为三害!”

哪三害呢?南山的白额猛虎,太湖水里的蛟龙(估计是扬子鳄或是蟒蛇),第三个便是周处自个。

周处大笑,说我帮你们搞定!于是跑入深山,拿弓箭射死了猛虎,又跳进太湖找扬子鳄的晦气,整整搏斗了三天三夜,大家一瞅,扬子鳄显然是死了,周处也没影了,难道是同归于尽了吗?这真是阳羡(宜兴)的福气,于是大家互相庆祝。

可周处分明还活着,发现老乡们如此厌恶自己,那个伤心啊,这便去找当时江东最有学问的人,也就是东吴大都督陆逊的孙子陆机陆云俩兄弟。当时陆机不在,他便找见了陆云。陆云说这个好办,你修养学习便可改变人家对你的印象,周处担心自己年纪已大,害怕来不及,陆云便说了“朝闻夕死”四个字,早上听到了真理晚上便死,尚且不算迟,何况是你呢?

于是周处从此便磨砺意志、发奋好学,不久东吴被晋所灭,晋军大将王浑进入建业,嘲笑吴国的人不知忧伤,大家都不知如何回答,唯有周处挺身而出,说老弟你错了,先灭亡的是你们魏国,而后才是我们吴国,若是忧伤,怎么只有我们吴人呢?

从此周处便赢得了不错的声誉,在晋朝,他做官做到御史中丞,这个官差不多就是当时的廉政总署长官,所以周处弹劾了很多人,包括一位王爷。而后剧情便发生了裂变,晋朝讨伐西方的氐人,周处便被委任为前锋大将,而主帅恰是他得罪的那个王爷。

所以结局就是这样,敌军当时有七万人,王爷却硬逼着周处带着五千人进攻,且没有后援,甚至吃饭的时间都不给足。周处最终写了一首诗:

“去去世事已,策马观西戎。藜藿美梁黍,期待能善终。”

(大意为:万事皆休,我骑着马儿看西边的戎狄,菜汤啊米饭都没吃上,希望能有一个好结局)念完诗歌就上战场,从早上杀到晚上,以五千人杀敌万人,最终弓箭用尽,援兵不来,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,冲入敌阵,以身殉国!

而今宜兴陶器之上仍可见历史的痕迹

阳羡周家,到此故事尚未结束,周处有个儿子叫周玘,西晋五胡乱华之际,司马睿遁往江东,但江东部分士族拒绝服从,三次叛乱,都被周玘平定。为了表彰他“兴义兵”的功绩,东晋政府这便在此处设立一个新郡,叫做“义兴郡”。

义兴这个名字其实很有豪气,但宋朝那会,有个皇帝叫赵光义,那没办法,义兴只能避皇帝的讳,从此改名叫做宜兴。

当下,我们来到此处,喝红茶、游竹林、赏陶器,可是身为读史写史的我们,又怎能忘记周处当年除三害的那些往事呢?

《凭栏观史》特约撰稿人:司马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