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两知己,或者一个人也可以独座房间,泡上一杯茶,抿上一口,细细品味着茶叶特有的回甘,看着茶叶在杯中上下翻卷沉浮,也常常会生出好多的感慨:人生如茶。

三两知己,或者一个人也可以独座房间,泡上一杯茶,抿上一口,细细品味着茶叶特有的回甘,看着茶叶在杯中上下翻卷沉浮,也常常会生出好多的感慨:人生如茶。喝茶,其实喝的是一种心境,喝到一定境界,仿佛整个人身心被净化,滤去浮躁,沉淀下的是深思。这是许多朋友喝茶品茗的心得。

前几日,陪上海朋友去太湖边凰川湾那个著名的“宜兴交通茶场”寻茶,在茶场主人林竟华老板陪同下,参观了他的百亩茶园,大开眼界。此地属宜兴南部山区,与浙江交界同属天目山余脉,南西北三面怀山,正东频临太湖。一望无际的丘林山地,重岭叠翠,溪流四季绵延不断,土壤肥沃,是茶叶生长的绝佳地方。置身茶园,山清、水秀、茶香人美。极目四望,一层层山坡披绿叠翠,青葱欲滴;棵棵茶树郁郁葱葱,嫩芽挺秀;一行行茶垅,似卧坡的长龙,匍匐潜行,又似潮动的海浪,无声地铺展开去,绝佳的风景,让人心旷神怡。下午,林老板还特意带我们去了在上坝村乌风岭深处,查看了至今还保留着至浙江北川、水口顾渚的千年茶马古道。

清明前后,去林老板“宜兴交通茶场”买新茶的朋友络绎不绝,这不单单是因为这交通茶场地理位置的突出,茶叶品种的优良,更是因为林老板做人的实在。谈到茶,林老板会滔滔不绝,如数家珍。他的白茶、绿茶、红茶,还有新品种黄金茶,有什么特点,有什么不足,怎样事茶,怎么品茗,他会和客人说的清清楚楚。茶树的改良发展是在不断的引进与培育之中,并有一个过程。他谈到近几年引进的茶叶新品,耐寒,发芽早,产量高。但由于引进时间短,还没有完全本地化,宜兴话叫“茶性还没有伏”,所做的雪芽、碧螺春、紫笋茶等早春茶,卖相很好,但“吃口”就没有我们宜兴小叶老品种那么醇厚,回甘透彻。不过只要培育二、三年口味品质就会有很大的提高。

宜兴人,特别是丁山人,传说饮茶的嘴很刁,独独喜欢宜兴本地红茶,这与当地的紫砂壶有着很大的联系。在丁山人眼中,喝壶宜兴红茶才是日常生活:家家户户的日常饮用,街头巷尾、陶瓷城中的诸多茶壶店、工作室随意茶水,还是茶室里三五好友谈天说地的闲话伴侣,紫砂壶里倒出来的,都是这种属于宜兴的红色。林老板针对当地人的这个习惯,每年会特意选择茶地阳山面采摘的青叶,精心制作一些不同档次的红茶,不但宜兴当地的老朋友如约而至,且上海、无锡、苏州等地的朋友,也常常闻讯登门,成为常客,所做红茶总是供不应求。

为什么丁山人最爱红茶呢?据说,宜兴红茶最早就是丁山窑场上陶工们喝的。宜兴古称“阳羡”,是中国久负盛名的古茶区之一,自唐到宋,一直是朝廷的贡茶产地,但所产皆为绿茶,据史料记载直到明清时期才出现一款“离墨红筋”的宜兴红茶“雏形”,但没有能够流行,直到宜兴紫砂壶的鼎盛,红茶才渐趋流行。现如今,丁山人制壶、养壶,品茗、休闲成为了一种时尚。一把心意的紫砂壶要养到“外光内锈”,已是爱壶、懂壶者的习惯,所以宜兴红茶如此受制壶人青睐,便得以解释:因壶适茶,因茶选壶,紫砂壶与宜兴红茶有交相辉映之趣。

不到宜兴,不知道宜兴紫砂壶有多么的神奇;不在宜兴住上几天,不会了解宜兴红茶在当地人心中的根深蒂固。宜兴的山水秀美,物华天宝,常常让外地人感叹、羡慕,甚至嫉妒。宜兴人的友善、热情更是给人留下深刻印象。临行时,上海的朋友一再说,宜兴太美了,记住了这个地方,记住了林老板这个人,以后每年多会来这里品茶……

感谢关注收藏和转载~